布袋戏 书法 古琴 闽南语 京剧
武侠 植物
墙头众多,爱得深沉
温皇小迷妹~

砚寒清诗号,留存,希望能写完金光的诗号

 

步军殇x 碧雪妍 暖光(二)

哈哈哈昨天步雪的糖简直要上天了,一本满足!!以及正剧里步军殇果然是给气的不轻哈哈,在这篇文里小步不仅生气还委屈呢,嘻嘻,加油码~

另外超!感谢小舞给做的图片,一并放在这里! @鷇叔家小舞(专注产糖) 


“步军殇!步军殇!”

不知道睡了多久,步军殇恍惚听见少女略显焦急的声音。

微微睁开的双眼,却不自觉地捕捉住逐渐靠近的人影,就这样将她锁定在自己的视线内,感觉似乎不坏。

“喂,步军殇!你这个家伙,怎么一声不吭就跑掉了,害我一个人等好久。”碧雪妍站定,小嘴儿翘的老高,一股脑把抱怨尽数倾向眼前之人。“不过,还好有少流带给我的甜食作伴,不然肯定被你气死。”元气少女自顾自

 

暖光(一) 步军殇 x 碧雪妍

夜渐深沉,步军殇独自一人倚石而坐。山间的风,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冷一些。摊开的手心,逐渐握紧,指节分明而有力,但现在,却无法抓住自己心里真正想要的那种温度。还会觉得冷么,这幅皮囊不是早该已习惯了,自嘲的想了想,嘴角却溢出一丝苦涩的弧度。

“……在下絃风御少流,乃是御脉之人……”

“……另外一个身份,吾乃碧雪妍的未婚夫…”

“……恕在下冒昧,阁下是否对雪妹有所情意?”

雪妹,原来,竟叫她雪妹么?仔细回想看看,自己竟然没好好叫过一声她的名。眉心纠结更甚,转而又觉莫名愤怒。御脉之人又如何?负责精灵病症与制药又如何?未婚夫……又如何?莫名的男人,莫名的挑衅,以及自己现在这纷乱的情绪和未能细细辨察的...

 

萌步雪好几天了感觉每天都在翻粮食,啊啊啊啊啊已经被饿的不行了是到了自产自销的时候吗😭😭😭😭

 

温妮灬流浪的风:

本周官桌(电脑+手机)——狼夜刑刀·步军殇
图片来自霹雳国际多媒体官方网站

 

美貌的绿纱旗袍,刺绣无比美好~关键是这个身量我感觉能穿嗷嗷嗷~从书里走出来的美貌~

 
© 翠微一羽 | Powered by LOFTER